乱红。

刚改完这张图美滋滋准备爬去金顶一跃解千愁,一个巡山弟子就劈头盖脸对我一句:师弟你小心点,嗯嗯师兄今天特别冷。
我:……。

新一章,谷子都被君吾搞熟了等戚容小人不朽之后给这个可怜娃改个名儿吧,叫什么,米饭?
不对这高温老裴都焦了,就叫锅巴吧。

天官今天谢怜裴茗对话的画风就是。

裴茗:太子殿下,既然你家相好送了你个苹果NS,你就不用那么大声了吧。
谢怜:哦,抱歉,老年机用惯了,我控制一下。

已经脑补出了祖父母拿着老年机大声和亲戚通话的声音,笑容逐渐谢怜。【。

花城:“哥哥……也看见了?”
他见谢怜躲在风信慕情身后,一副不愿再见他的样子,心痛之余灵机一动,道:


“哥哥,我开玩笑的。”



谢怜:????????????

占tag废话

谢怜:帝君,我想先解释……。
花城:我看不必解释了。

这这这这个台词这个场景!不是传统狗血古言富家大小姐爱上穷小子被亲爹捉奸在床吗!!!!!

君吾:大胆逆女!!!我养你到大含辛茹苦,你竟敢与那庶民小子厮混,行这等淫乱苟且之事……你,你,你!当真是,气煞我也!!!!【……】

风信摇了摇头,喃喃道:“……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是这样的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……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(剑兰)。有了能做一辈子朋友的人(慕情谢怜)。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。而这两份快乐,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。得到的,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……但是,
为什么,会变成这样呢……”

相传那血雨探花当年上天庭单挑几十余位文武神官。
某文神:今儿个我们不比其他,就用这书法一较高下,不知阁下……。
花城:告辞。
文官wins。

-《天官赐福》剧终-

因为他叫红红儿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花城主怂怂儿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怂怂儿。怂怂儿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怂怂儿,你哥他又被外派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要两套衣服,一套是女装。”便排出九个金箔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还不敢和人家表白!”怂怂儿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亲了人家,还不敢说实话。”怂怂儿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表……表白!……亲都亲了,表白还急什么呢?早晚的事,不…不算怂!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冰清玉洁丸万紫千红小炒肉百年好合羹”,什么“铜炉山重开万鬼躁情非得已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点梗

ummmmm虽然这个号可能会没人管但还是点个梗吧。
仅限吃的cp,当然我吃的很杂混的圈儿挺多其实点什么都可以。【…】会从评论里抽几个出来写!!!因为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想写的cp只好这样来督促自己更新了。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