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红。

因为他叫红红儿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花城主怂怂儿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怂怂儿。怂怂儿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怂怂儿,你哥他又被外派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要两套衣服,一套是女装。”便排出九个金箔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还不敢和人家表白!”怂怂儿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亲了人家,还不敢说实话。”怂怂儿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表……表白!……亲都亲了,表白还急什么呢?早晚的事,不…不算怂!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冰清玉洁丸万紫千红小炒肉百年好合羹”,什么“铜炉山重开万鬼躁情非得已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评论(24)

热度(92)